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坐收渔利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坐收渔利

    他来不及多做反应,扬起风暴女神,展开两条导轨向上招架。

    嗡的一声脆响,剑盾相交。光剑没能斩破风暴女神,然而白骑士另一只手银光涌动,第二把光剑很快成型,从侧面向唐方手臂劈落。

    混元体毁灭者在后面扬手一握,白骑士身体轻震,重力作用下失去方才的灵敏。

    唐方趁机挥舞左手,学对方扬起幽能刃斩下。

    未想雷光涌现,刚才发生的一幕重演,用以模拟幽能刃的电流被白骑士激发的电流引动,向体内环境收缩。

    他下意识变更自身磁场,加强对模拟幽能的掌控,方才同对方呈现焦灼趋势,但依然处于下风。要知道这还是对方被引力牢笼禁锢的前提条件下。

    白骑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足以抗衡伊普西龙符文形成的电磁场?!难不成眼前这家伙真是毁灭者文明一员?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一闪而逝,因为他很清楚,不管对方是何来历,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必须将全副精力用在战斗上。

    白骑士相比黑骑士的战斗特点是什么?吞噬能量形态的攻击,然后化为自身力量。

    既然对手很能吃,那就让他吃个够!当初在文库的浮空堡垒攻防战中,便是以同样手段击溃敌人。就算眼前的对象是毁灭者文明一员,想来也没有办法硬抗全力输出的超光速电子。

    就在他打算这样做的时候,白骑士身上突然爆出刺眼闪光,电弧由组成水晶皮肤的结晶体缝隙溢出,磁场力猛然爆发。

    来自混元体毁灭者的引力牢笼无法维持原状,白骑士获得足够的行动力,化作一道残影离开原地,后退中还不忘制造一把光塑长矛丢向唐方。

    他赶紧举起风暴女神遮住身体,v型盾表面激荡的电流与光塑长矛相互拉锯、切割,无数破碎光斑向外喷薄。

    混元体毁灭者同样受到两道镭射光束关照,好在尽皆避开,没有受到伤害。

    白骑士趁机重回天空,居高临下望着下方一人一魔。

    当光塑长矛彻底被风暴女神吞噬,唐方没有反击白骑士,向着左方快速奔跑。

    天空突然出现两团光爆,蕴含超高热能的射线笔直落下,混元体毁灭者没有围魏救赵,选择将引力牢笼反作用在唐方身上,奔行速度陡然增加……不,应该说像一枚射出枪口的子弹,以远超普通人承受能力的程度移动。

    镭射光束在他脚后三寸落地,直接将一片砂砾融化。

    混元体毁灭者放弃转移变异t能量石的任务,由地面腾起,以极快速度接近白骑士,竟是打算展开肉搏战。

    唐方没有进行联合攻击,毫不犹豫冲出遗迹战机迫降区域,穿过重重沙幕阻绝,向着阿罗斯、诺娃等人所在战区飞去。

    然而还是晚了,他慢到一步。

    不是混合机械干掉了莽兽,这种从雷兽变异而成的异虫战斗单位耐力极佳,属于虫族里面的拼命三郎,依然在配合格式塔zero疯狂攻击着源源不断冲过来的混合机械,无论是大型单位,中型单位,还是小型单位,统统不放在眼中,统统不退缩毫厘……哪怕它无法彻底击杀目标,反而在敌人一波一波攻势下变得伤痕累累。

    出事的也不是阿罗斯与诺娃。他赶到的时候,阿罗斯正将诺娃护在身后,马润甲肩甲区域有一道大口子,像被利器划破,露出后面的机械结构,还有深及骨骼的伤口。

    填充物开始扩散,化为泡沫阻塞破洞。至于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嘛,对于具备高速再生能力的老兵而言算不得什么大伤。

    不是莽兽与格式塔zero,不是老兵与诺娃,便只剩下扎加拉。

    是的,扎加拉出事了,不过威胁并不是来自最高安理会的混合机械,是来自一个突然闯入三方战场的不速客,就像白骑士那般。

    唐方的脚与地面接触,拉出一道很长很长的拖痕,然而他的视线一直不曾变化。确切的说,在看见那个骨翼末端往下滴血的身影时,他的视线就再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事实证明,闯入战场的不只白骑士,还有一个他很熟悉的人——刀锋女王。

    现在他才回过神来,那个白骑士不是上帝武装余孽,也不是毁灭者成员,是刀锋女王的帮凶,刚才之所以对他发起突然袭击,是为了拖延他发现场面失控的时间。

    至于刀锋女王到这里的目的,其实很简单——营救扎加拉。

    其实早在发觉白骑士目的后,他第一时间进行了反召唤,试图将扎加拉送回系统空间,那样无论刀锋女王付出何等努力,都绝不可能将其从自己掌心抢走,除非她能进入系统空间对应的子宇宙。

    就算有通道连接那里,她敢进去吗?她当然不敢!

    遗憾的是,他发现的太晚了,扎加拉身后出现的虫洞直接被刀锋女王爆发的混种能量掐灭在萌芽状态,斩断了系统空间与英雄单位的连接。

    自从上次在蒙特斯克恒星系统见到刀锋女王,他便敏锐地发觉一个情况,刀锋女王融合了t能量后,幽能性质变得更加强大,别看她是星际一代刀锋女王的模板,若论起综合实力,虫群之心资料片中的紫凯(原生刀锋女王)相比之下亦多有不如。

    最最关键的一点是,该型混合能量可以阻绝星际系统与系统单位间的微妙链接。

    当然,这种力量有一定局限性,刀锋女王无法将之覆盖范围区域,不过从眼前情况来看,起码可以影响到她身后的扎加拉。

    自己同龙语者进行交易,目的是为换回扎加拉,获得更多有关刀锋女王的情报,然后想办法将其捕获,努力恢复克蕾雅的意识。

    这场交易被最高安理会横插一脚,已经让他很不爽,未曾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与龙语者分支负责人同最高安理会的战斗力量相持不下的关键时候,刀锋女王瞅准时机,玩了一手非常漂亮的渔翁得利。

    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现在的复杂心情,最终只能望向那张无数次凝视过的脸庞,恨声说出四字:“刀锋女王……”

    “唐方……”这是对方的回应,并没有幸灾乐祸,也无故人重逢之喜,很冷淡,或者说冷漠。但她的这份冷漠同诺娃的冷漠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受。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有风裹着细沙自两人中间吹过,却没有带来任何改变。

    莽兽的怒号,混合机械的反扑,还有天空偶尔闪现的淡漠光华,在这一刻都成了无足轻重的背景。

    有一点他认为很讽刺。希伦贝尔大区有些人把他形容成到处惹祸的搅屎棍,虽然他更愿意接受时代弄潮儿这种形容词。然而对于他来讲,何尝没有可以被形容为搅屎棍的对象——刀锋女王,怎么哪里都有她的身影,还偏偏无法施以重手制裁。

    唐方的注意力放在扎加拉脸上,只是看不到任何表情变化,自从刀锋女王降临后,那个刚才还跟自己称兄道弟的家伙很是无耻地当场反水。

    “女王,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我的。扎加拉感谢你的帮助。”

    他有一瞬间很想撕烂那个家伙的嘴,再堵住它的菊花,让他以后再没有办法随地大便。至于扎加拉诞下菌毯肿瘤的地方是不是菊花,他没有考虑过。

    “这个该死的二五仔。”他在心里骂道,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气急败坏的样子。

    刀锋女王没有回应扎加拉的示忠,只是以冰冷目光望着对面的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同唐方一样,一方面想要杀掉对方彻底斩断那份孽缘,一方面又怕星际系统因故崩溃危及自身。总之双方的关系很微妙。

    两个人的无声对峙被突然窜入视野的银白打断,白骑士由遗迹战机迫降区域进入关键战场,缓缓降落在刀锋女王身边。

    混元体毁灭者随后赶到,落在唐方旁边,将诺娃与阿罗斯护在身后。

    唐方的目光一开始集中在扎加拉脸上,直至白骑士落地,他下意识望过去。有些好奇刀锋女王是从哪里搞到白骑士这种战斗力量的。

    他猛然想起在乐园星文库的经历,记得白骑士托大吸收风暴女神的能量攻击,无法承受超光速粒子冲刷,进而受到致命伤害,自高空坠入下方深渊。

    “难不成……刀锋女王复活了白骑士?”由这一念头,他联想起刀锋女王四下寻找最高安理会的研究设施,觊觎其中残存的生物实验资料一事,结合乐园星落在她的手里,作为不逊于阿巴瑟的异虫主宰,当然会试着利用伊普西龙人遗留的实验设施培育壮大自己掌握的战斗力量。

    要知道在虫群之心战役中,凯瑞甘便不停寻找外星生物,吸收它们的原质来促进异虫战斗单位进化,在这个世界里,吞噬体作为超级生物兵器怎么可能不被她重视,进而生出据为己有的野心。

    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他成就了刀锋女王。文库、生化调制系统、诗史生物、大量零素同位素、异虫资源……

    当然,他当时没有选择,必须这么做。

    他正在揣摩刀锋女王的战略意图,艾玛突然发来一份文件。

    他抽出三分精神瞄过文件内两张照片,读完下面的注释,或者说推测,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心头怒火中烧,然而望向对面的目光却异常冰冷,毫不掩饰那份刺骨杀意。

    没有错,他对刀锋女王动了杀心。

    知道克蕾雅人格受到刀锋女王人格压制无法表达自我的时候,他都不曾打算杀死刀锋女王,就连将黑q的研究资料送给瓦伦丁的时候,也只是希望老头儿找到分开刀锋女王人格与克蕾雅人格的办法。

    现在,他改变了想法。

    坦达星的地面很热,阳光在沙尘表面跳跃。然而再热的气温,再耀眼的光芒,也融化不了他眼睛里那抹阴寒气息。

    视线在刀锋女王脸上停顿片刻,向右平移。

    向右,不是向左,明明扎加拉在左面。至于右面,那是白骑士的身影。

    刀锋女王是一个非常残忍的家伙,同时也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透过观察唐方的一举一动,她明白了他的心思,知道对方已经发现那个很有趣的情况。

    她这次来坦达星是带了礼物的,那当然不是扎加拉夺回战。夺回扎加拉是行动目标,谈不上礼物。他这次来带给唐舰长的礼物……是白骑士。这是她对他在蒙特斯克恒星系统战役中通过伤害自己激发克蕾雅人格力量,进而将她的精神短时压制的复仇。

    任何人都不能支配她,任何人只要这么做了,都必须付出代价,就像主宰,就像阿克图洛斯?蒙斯克,就像黑k。

    她从来都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从来都是……无论对手是谁。

    “唐林,快来见见你的好哥哥……你看,他的表情多么可爱。”

    这句话揭开了白骑士真正的来历,不错,正是唐舰长的好兄弟——唐林。方才艾玛发给他的文件内容便是唐林照片与白骑士照片的对比图。虽然体表包覆一层水晶皮肤,但是在身体轮廓,五官位置,举止习惯等方面有很高的相似性,所以他才会一下子醒悟过来,明白刀锋女王究竟干了些什么。

    “刀锋女王!”他终于忍耐不住怒吼出声,伊普西龙符文几乎在额头现形,疯狂的能量潮流注入风暴女神,超光速粒子在导轨附近切割出一道道黑色弧光。

    那不是雷电的颜色,那是时空裂隙的表达。

    他的身体向前快速冲出,风暴女神的光芒撕裂空气,附近砂砾被逸散的电流炸成齑粉。

    刀锋女王没有动,冷厉的脸上有一种歇斯底里的快感。

    报复,总是一件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不是么?

    就在唐方遏制不住心头愤怒,超光速粒子澎湃而发的当口,唐林版白骑士突然闪身挡在刀锋女王面前,没有凝聚光盾防御,也没有运作能量反击,选择以身体硬抗来自对面的狂暴攻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