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 38.第三八章偷 偷换新娘

38.第三八章偷 偷换新娘

    ( )第5章  第一部第五卷 回春丹

    第38节  第三八章 偷换新娘

    张淑妮读到这里歇了歇,卫新园却催促道:“快读呀,怎么歇气啦?我正听着呢。 ”白灵灵却笑道:“你是打牌还是听故事?一心没有两用,不是你上学学习不行,干什么都不能一心二用。”卫新园听了讥嘲道:“你白灵灵不是照样没考上大学嘛,你若不是上学一心二用早就上北大清华了。”张淑妮嘿嘿一笑,说:“不是叶子说读报累人,还真的是累人,谁不信来读读看。”宋菲菲也笑道:“我们都知道很累人,但打牌也累人,你还是接着读吧,卫新园听得正上瘾,别人受得了她可受不了。”张淑妮放下报纸说:“谁受不了都不打紧,最要紧的我得上厕所。”一直没搭腔的余柳花呵呵笑道:“读这么一小段东西尿就来了,再累人累到上面还能累到下面?我要是有学问,早接过来一口气读完了。”张淑妮问余柳花:“老余你打牌累哪儿?是累上面还是累下面?”余柳花笑道:“哪都累,就不像你一样累出尿来。”小倩嘻嘻一笑:“管天管地管不住屙屎放屁,撒尿是第一等大事。”正好一局牌打完,王丹丹下铺说:“我也得上厕所。”逐与张淑妮走了。

    吴诗雅、宋菲菲和余柳花三人坐在铺上等王丹丹,宋菲菲便拿起铺上的报纸接着张淑妮读过地往下读——

    赵红光与孙峰、周大均沿着大桥边谈变走,不想从后面急速驶来一辆摩托车,赵红光躲闪不及,虽然周大均情急之下拉了他一把,但还是撞在腰上,并撞出十余米远,当场昏了过去。

    周大均也被摩托车强大的冲击力带倒在地,一只手臂在地上擦得鲜血直流,袖子也擦破了。但只是皮外伤。

    “董事长。”孙峰惊叫一声,奔跑过去。

    周大均也顾不得疼痛,从地上爬起来也跑过去呼叫:“董事长,你醒醒。”

    “董事长。”“董事长。”王婷婷与其他几个人都惊慌跑过来大叫起来。

    赵红光血流满面,呼吸微弱。

    孙峰连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十来分钟,救护车鸣叫着驶来。但因为桥头的路已被挖断,救护车不能开到跟前,几名救护人员只能跑步过来。

    救护人员对赵红光做了紧急包扎救治以后,将赵红光抬上担架。

    孙峰拉住一个医生急切地问道:“医生,董事长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说:“伤势很重,必须到医院进行抢救,和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

    众人一起帮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跑向救护车。然后,一路鸣叫着飞奔向医院。

    车上,孙峰又给赵倩打去电话。孙峰没有敢实说,怕吓着了赵倩,只说是爸爸被摩托车带倒了,救护车正开向医院做检查。

    赵倩因为有事,在公司里,没有和大家一起来。

    到了医院,赵红光立即推进急救室。

    孙峰拉住最后一位进急救室的医生祈求道:“医生,我求求你们一定要治好董事长。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众人也一起祈求医生。

    医生摆摆手:“大家不要说了,你们只管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一定会用最大的努力。”

    十几分钟后,赵倩满脸苍白地跑进医院来,也许,事情太突然,显得极疲倦的似的,张了张嘴竟没有说出话来。

    孙峰忙扶着她坐下。

    赵倩喘了两口气后问孙峰:“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不会的。”孙峰安慰她:“医生说不会有大事。”

    “是的。你就放心吧!”大家都安慰她说:“董事长的身体那么好,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说不定一会还和我们一起走回去呢。”

    赵倩问孙峰:“咋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孙峰摇摇头:“属于一个意外。”

    一个小时过去了。医生还没有出来,众人感觉比一年的时间还长。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急救室的门开了,主治医生走了出来。

    大家立即围上去。

    主治医生问:“谁是家属?”

    “我是他女儿。”赵倩回答道。

    孙峰也说“我们都是加上。”

    医生稍停了一下说:“老先生的生命是救过来了,但恐怕要终身与轮椅作伴了。”

    赵倩一听,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啊。”

    孙峰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怒道:“我不是对你讲了吗?要你们尽全力抢救吗?怎么会瘫痪了?”

    赵倩听到医生说自己的爸爸,以后就是好了也有极大可能瘫痪,终身与轮椅为伴,忍不住地依在孙峰的肩上大哭起来。

    孙峰此时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周大均王婷婷等人只好尽量安慰着赵倩。除了安慰,他们又能做什么呢。一切事情都实实在在地已经发生了。而王婷婷心里除了悲伤外,还有一丝莫名的苦涩。

    周大均轻轻地对赵倩和孙峰说:“董事长醒过来了,我们进去看看吧。”

    众人一起走进病房,围在赵红光的病床前。

    赵红光刚刚醒过来,显得极其疲倦似的。赵红光不愧是军人出身,见到大家,忍住身子上的疼痛,努力微笑着,说“我既然醒来了,说明一切都要过去啊。”

    赵倩俯下身,泪水挂满脸颊,轻轻地叫一声:“爸。”

    赵红光又微微一笑,竟还能打趣地说:“呵,你看,成了哭鼻子的总裁了啊。”

    赵红光想动动身子,忽然感觉身子很是僵硬,又惊又疑地问道:“我的腿呢?怎么感觉不到了?”

    赵倩听后,又忍不住赵红光身上哭出声来。

    赵红光稍微怔了怔,把赵倩推开,撩去身上的被子,想坐起来,但却没能如愿,叹了一声:“怎么没有感觉一样?”

    孙峰连忙帮赵红光坐起来,却不敢将医生的话说出来。

    赵红光两腿并在一起坐

    着,总感觉身子左右欲倒,想要把双腿叉开以保持身子平稳。但两腿没有丝毫的反应,不属于自己的一般。

    赵红光忙伸手来回拍拍两腿,如同拍在床沿上,没有一丝的感觉。

    “到底怎么啦?”赵红光沉下脸,目光扫一遍众人:“说,我这腿怎么啦?医生如何检查的?”

    众人都没有言语。

    赵红光怒了:“都哑巴啦?”

    赵倩又叫了一声“爸。”后,呜呜地哭起来。

    “你们,”赵红光向众人说道:“都给我出去!”

    大家互相看看,也觉得此时让赵红光单独与赵倩谈谈,他们父女之间容易说明白些。就说了声“董事长安心休养吧。”慢慢退出病房。

    赵红光问赵倩:“对爸爸讲实话,爸爸到底伤在那里了?这两腿怎么感觉不到,像没有似的?”

    赵倩擦干脸上的泪,说:“医生说撞在腰上,伤了脊椎,得一段时间休养才会好。”

    赵红光听后,打量一遍赵倩,隐隐约约感到自己的伤势的严重,没有再问。此时,赵红光心里涌出一个问题:是不是生意上的问题?是不是有人想“解决”自己而制造车祸?生意上的仇家?好像没有。为了那片地皮?局势已定,也没有必要。要是为了那片地皮而对自己下手,应该在早,现在就是自己被撞死,也无法挽转局面。只有蠢材才会这样做。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发生这场车祸?赵红光一时搞不清楚,但他更想搞清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