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其他类型>书页>目录>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他乡遇旧敌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他乡遇旧敌

    正是运用这样的办法,当量子号内核处于纠缠系统的量子改变姿态,粒子长河范围内相对应的目标量子也会跟着改变姿态。

    一次粒子级变化不会对战斗单位造成太大影响,那么两次呢,三次呢,四次呢?当量变不断叠加,直至引发质变,那么接下来会出现怎样的变化,显而易见。

    唐方已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惊叹语来描述现在的心情,得亏龙语者能够想到这种办法,还将其实用化。看来龙语者各分支堡垒舰不只在造型上有很大差异,连主要武器都具有不同特色。

    量子号的攻击谈不上粗暴,却是aoe型伤害,更为关键的是没有办法防御。

    当然,大型舰由于具备更强负载能力,在粒子河流中衰败速度比较慢,但是不要忘记量子号有那么多扇形结构,如果全部投入运行构造这种程度的攻击,那会对周围战斗单位带去怎样的伤害。甚至会不会有一种可能——多面扇形构造共同作用某一范围,能够加快纠缠环境形成速度,增加量子同化速度?

    诚然,量子号不像无畏统帅级堡垒舰那样可以一发湮灭炮带走多艘混合战舰,然而这种衰弱攻击给人更加强烈的恐惧感。

    在震惊之余他还发现一个新情况。

    天地万物都有能量,连一块顽石都不例外,那么为什么粒子光河范围内的金属碎片与战舰残骸不会出现质变,依旧维持原有状态呢。

    艾玛给出的解释是,量子号的纠缠机制相对于驾驶人员应该有更为直观的数据与图形表达,战斗ai会启动相应筛选程序,对能量辐射处于一定水平之下的物体进行过滤操作,剔除无足轻重的战场要素。

    观星者号有自如开辟精确度很高的小型虫洞的能力,量子号有强制构筑纠缠环境,对目标进行无法防御打击的能力,那么无尽诗想号呢?

    观星者号是库库尔坎分支的堡垒舰,量子号是提亚马特分支的堡垒舰,无尽诗想号是贝希摩斯分支的堡垒舰,好像还有一艘堡垒舰名唤华尔兹号,属于虹蛇分支的堡垒舰。

    至于尼德霍格分支、烛龙分支、撒旦分支的堡垒舰叫什么,他没有搜集到相关资料。

    “唐方,你在想什么?敌人要过来了。”诺娃的声音在通讯频段响起,将他飞扬的思绪由太空战场拉回坦达星内陆。

    低头扫过前方沙幕,看见流沙涌动,地表黑影幢幢,莽兽显得有些焦虑,在几人前方战场来回走动,不时发出一两声咆哮。

    方才混合机械部队为几人造成沉重压力,如今来的更多。

    他不由自主皱起眉头,好像被莽兽感染。按照之前的想法,他应该在量子号与无畏统帅级堡垒站抵达高空轨道,同混合小行星全面开战的时候亮出底牌,以萨尔娜迦钥石的能量新星横扫天地,给敌人来个一锅端。

    哪里知道婆苏吉的助阵从某种程度上加快了最高安理会的进攻节奏,变成量子号与无畏统帅级堡垒舰还没有对混合小行星形成威胁,第二批混合机械便来到面前。

    他不愿意现在暴露自己的实力,因为站在理事长的角度,坦达星内陆威胁最大的不是他,而是婆苏吉、尼德霍格、提亚马特三人。如果能够干掉他们,势必对龙语者带去重创。正是有这样的考虑,从激发光束阵到围堵尼德霍格与提亚马特所乘战机,表现的很是积极,却只是派出一些混合机械来清理他这样的杂兵。

    当然,他并不是杂兵,但是分跟谁比较。对于理事长而言,相比尼德霍格等人,他毫无疑问属于杂兵品类。

    以前在方舟世界时他玩了一手大的,毁灭所有入侵的混合战舰,还将理事长本人与第三委员会的尼伯龙根号堡垒舰惊走。造成那样战果的最大功臣是萨尔娜迦钥石,然而这件事只有他清楚,站在理事长的角度,最合理的判断是流转海量t能量的水晶山峰摧毁了混合战舰与第五理事尼基塔?罗曼诺夫。

    如果在这时候拿出萨尔娜迦钥石,最大程度激发能量新星,只怕理事长先生会改变原有判断,将他作为首要打击目标。那样的话,下一次光束阵激发,势必要落在自己头上。虽然可以爆发全部实力对混合小行星展开围剿,却并没有把握能够一击歼灭来敌,毕竟对于奥林匹斯号巨舰的了解很少。

    作为一个聪明人,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示敌以弱,在敌人想不到的关键时刻发动简单粗暴的致命一击。

    一方面要示敌以弱,一方面又要从敌人的进攻中存活下来,要怎么做才可以呢?

    他思考片刻,视线落在不远处坠毁的遗迹战机处。作为猎魔者号同规格遗迹战机,并搭配有追猎系统,不用多想也知道里面必定部署有特殊t能量石,如果用它来对付混合机械呢?这样一来,想必自己在理事长眼里会变成一个聪明的小鬼,而不是狡猾的强敌。

    想到这里不再犹豫,告诉三人自己的打算后,转身往遗迹战机迫降地点奔行。

    走在最前面的混合机械已经抵达战场,好在有莽兽这样的大家伙在,能够为他争取不少时间,得以顺利抵达目标地点。

    被光束击中的地方已经不再燃烧,透过被婆苏吉以暴力轰碎的观察窗进入遗迹战机内部,他发现操作系统并没有完全下线,只是失去飞行与攻击能力。

    不同于猎魔者号的是,婆苏吉的专属遗迹战机控制台一直延伸至观察窗前,变异t能量石被安放在控制台后方一个井型构造中,形状也不是菱形,而是六棱柱体。

    如同唤醒猎魔者号那样,先获得变异t能量石的认可,然后同系统进行数据连线。让他感到沮丧的是并没有收获有用数据,星际系统也不见动静,想来艾玛没有检索到可用资源。

    接下来,他解除变异t能量石的固定设备,召唤出一头混元体毁灭者,利用引力牢笼技能将变异t能量石从井设施向上移动。

    在这个过程中,部署在太空战场的侦测器发来一则讯息,在坦达星高空轨道附近捕捉到非常轻微的时空翘曲反应。

    他没有过于在意,一来没有后续报告,二来艾玛未发警讯,那道一闪即逝的时空翘曲反应很可能是混合战舰或者混合小行星在释放新的攻击,又或者定向进化。

    混元体毁灭者将变异t能量石移至控制台时,他先一步离开,由观察窗回到外部战场,立于遗迹战机上方舱壁。

    莽兽在远方扬起大股狂沙,咆哮与机铁撞击的声音隐约可辨,扭打做一团的黑影在沙幕中翻滚甩动,每一次撞击地面都会发出低沉闷响,制造出轻微地震。

    扎加拉站在阿罗斯前面,全力抵挡飞行混合机械的攻击。诺娃启动了隐身装置,或许是刚才没有使用过这种能力,混合机械来不及进行战术纠正,被接连消灭数台。

    等混元体毁灭者运出变异t能量石,他便可以给那些混合机械好看了……

    这个想法才在脑海闪过,艾玛突然送来一道警讯。他来不及多问,脚下雷光涌动,身体借力横移,离开方才所处位置。

    大约在他离开后一个呼吸,两道光影穿过重重沙幕,命中他刚才站立的地方。

    当他定神望去,看到射向自己的东西后愣了一下,因为总觉着有点眼熟。

    不是能量射线攻击,是类似箭矢一样的东西,然而撞在遗迹战机上壁仿佛磕碎的冰棱,变成许多细小光斑……他确信那是是光斑,不是冰晶。

    便在这时,艾玛的警讯又一次传来。

    其实不用提醒,精神绷到极点的他也发现天空射落的两点光华,脚下雷光再闪,快速退到遗迹战机迫降制造出的大坑边沿,躲避来自天空的攻击。

    啪,啪,啪……很清脆的声音。那些银光箭矢再次化为光斑消散。

    他没有犹豫,根据辅助系统计算出的弹道数据,直接举起-20a向着天空射出一枚高爆榴弹。

    虽然不太确定偷袭自己的家伙是谁,但有一点能够肯定。那绝对不是高空游荡的混合战舰,因为它们正向尼德霍格、提亚马特所乘遗迹战机坠毁地点靠近,暂时没有精力对付自己,于指挥地面战役的人而言,那么多混合机械足够了。

    轰!高爆弹在天空爆炸,遗憾的是并没有命中目标。

    其实唐方本就没有想过一枚高爆榴弹便可以干掉偷袭自己的家伙,他只是利用高爆榴弹制造的冲击波荡散附近区域的尘埃,好更加直观地捕捉到敌人所在。

    在这一点上,刚才那一击没有让他失望,随着狂风扩散,敌影亦无所遁形。

    然而看到对象的装扮后,他睁大了眼,张大了嘴,满脸的不可置信。

    怪不得刚才看到箭矢爆碎成光斑的场景感觉熟悉,原来双方并不陌生,倒不是说双方熟识。准确的说,这是他第三次遭遇这样的对手。

    第一次是在文库内部堡垒,第二次是在圣堂内部,第三次自然便是当下。

    那个偷袭他的人体表覆盖一层结晶体,在昏暗的天空中闪着夺目光华。不错,正是上帝武装黑白王牌之白——白骑士。

    他不明白,无论如何不明白哪里又冒出一个白骑士来,难不成上帝武装死灰复燃,有人继承了诺亚的衣钵?

    这个问题让他想起方舟世界爆炸前发生的事情,诺亚是死了,但是雅典娜还活着,并在最后时刻夺走了诺亚的尸体,驾驶黄昏之翼号离开方舟世界。

    如此想来,会不会是雅典娜在背地搞鬼,弄出眼前这位白骑士,还是说……诺亚并没有真正消亡,又活了过来,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选择来到这里找自己复仇?想想刚才侦测器捕捉到一线时空翘曲,搞不好就是白骑士弄出的动静。

    但……事情真是这样吗?他们在方舟世界吃了那么大一个败仗,当初在圣堂内黑白骑士分身+力场生命的三位一体战术都没有干掉他,如今派来一名白骑士追杀自己,是诺亚脑子烧坏了,还是雅典娜脑子烧坏了,亦或者对方还有其他布置?

    当然,除去上述猜测,另有一个可能。

    如果不是上帝武装的白骑士,也不是最高安理会的打手,那么……思来想去也只剩一个可能——毁灭者降临!

    如果真的是毁灭者插手此间战斗,那乐子……不,是麻烦就大了。

    他正准备连线侦测器获取太空战场的情报,以确保有无毁灭者插手迹象。便在这时,白骑士自天空快速下落,同时在掌心汇出一团电光萦绕的能量湍流,大量光子被谐振至玻爱凝聚态,最终分化为如雨光矢由天空落下。

    这次的光矢不是刚才的光箭,对于下方目标扩展成范围性雨袭。

    唐方不敢怠慢,急忙往旁边躲闪,以最大速度在沙地奔行,躲避来自天空的密集扫射。

    还好混元体毁灭者距离战场不远,在合适时机出现在遗迹战机上壁,扬手放出一道幽能冲击波,准确命中低空巡游的白骑士。

    这一举动阻碍了白骑士攻击唐方,但是并没有对目标造成伤害,幽能冲击波接触水晶皮肤瞬间,澎湃的电涌应激而生,同幽能冲击波纠连勾结,竟似将其束缚同化,最终化为统一能量融入水晶皮肤。

    唐方敏锐注意到天空发生的景象,不禁皱起眉头。在方舟世界乐园星文库时,他遭遇过白骑士,确实水晶皮肤拥有吸收能量的特性,却并非如眼前这般,会有电弧自水晶皮肤裂隙涌出,同幽能冲击波产生对冲。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对眼前这个白骑士充满疑惑与不解。

    不成想就在走神当口,已经进入低空范畴的白骑士突然加速,化为一道白色闪光往他所在位置射出,原本用以催发光矢的能量团凝做一道白色长剑,迎头斩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